http://www.pyaya.com

《我最爱的女人们》:婆媳关系真的无解吗?

  时下观察类综艺成为新风口,各种人物关系都成为观察的对象。夫妻关系的,有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《幸福三重奏》;父女关系的,有以婚恋为切入口的《我家那闺女》《女儿们的恋爱》;母子关系的,有《我家那小子》等等。最近芒果TV和优酷联合播出的一档名为《我最爱的女人们》的新网综,则聚焦婆媳关系。

  《我最爱的女人们》号称是“全国首档关注真实婆媳关系与代际沟通的综艺”,张晋与蔡少芬、杨烁与王黎雯、张伦硕与钟丽缇、袁成杰与陈芊芊四对夫妇,与男明星各自的母亲,一起到上海旅行并共同生活一段时间。旅行+共同生活,婆媳之间的生活方式差异、三观差异便充分彰显出来,假若婆媳发生矛盾,夹在其间的儿子/老公该如何处理?节目是观察婆媳关系一扇挺好的窗口。

  目前播出了几期,喜提不少热搜,但大多围绕着“张伦硕是不是好男人”“陈芊芊是不是作”等展开,“婆媳关系图鉴”倒关注不多,但其实它挺值得说道说道。

  《我最爱的女人们》先导片中专门设计了一段街边采访,“你敢不敢带老婆和妈妈一起去旅行?”面对这个问题,十之八九的受访者表达了“抗拒”;且受访者的态度也明确表示:不少婆媳关系并没有那么和谐。

  婆媳间的矛盾,是一个中国式的亘古难题,古往今来反映婆媳问题的文艺作品汗牛充栋。古有《东雀东南飞》,今有《双面胶》《婆婆来了》《媳妇是怎样炼成的》等。“老妈和老婆跳水里,先救谁”是多少男人曾经遇到的灵魂拷问。婆媳矛盾看似是家庭内部问题,是个人素质问题,可实际上,它又是一个社会问题,它与古代中国的政治结构(家天下)、经济结构(农耕社会、男耕女织),社会形态(乡土社会、差序格局),思想观念(孝文化、女德)等均息息相关,这些最终都集中作用在思想观念上,并影响着无数家庭。

  《我最爱的女人们》有个针对小夫妻的访问,婆婆在另一间小屋观察。妻子问丈夫,“妈妈、我、你按重要程度排序”。观察室里的四个妈妈都非常自信,认为肯定是自己排第一(只有张晋的妈妈把自己与蔡少芬并列第一)。同样地,问到同时掉水里先救谁时,每一位妈妈都希望儿子先救自己。

  以前曾与一个美国朋友谈到这个问题,她说她的家庭不会有这样的问题,肯定是伴侣第一位,她以后也不会要求孩子把她排第一。但绝大多数中国妈妈都条件反射地希望孩子把自己放第一位,这不是说妈妈们自私啊什么的,而是妈妈她们这一辈,仍多多少少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。

  其一,就是中国传统的孝文化。儒家伦理倡导的是,“百善孝为先”“夫孝,德之本也”。哪怕“三从”规定未嫁从父、出嫁从夫、夫死从子,但在传统的封建大家庭里,夫丧之后,嫡妻一般会成为封建家长的化身,她虽然是女性,但文化上、心理上,却遵从着男权的规定。比如《红楼梦》里,贾府最有“权势”的人就是贾母。

  其二,传统的孝道与封建男权制度是同构的,遵从着严格的等级秩序,并忽视女性的权益。彼时,侍奉公婆、生儿育女、相夫教子是女性的唯一职责,“服从”是一个已婚女性的最高标准,甚至是唯一标准。在婆婆面前,儿媳是没有“人权”的,因此古典文学里,“恶婆婆”是一个经典的文学意象。身为儿媳唯一能做的就是“熬”,就像俗语说的,“多年媳妇熬成婆”,熬成封建大家长了,才稍稍解放。

  当然,随着新中国成立,生产力不断发展,乡土社会在瓦解,思想不断开化,男女平等进程也在不断推进,愚孝和女德等糟粕也在被人们舍弃,但不可否认的是,某些观念或隐或现起着作用。比如层出不穷的“女德班”“国学班”;坊间“娶了媳妇忘了娘”就是用来讥讽儿子更重视老婆的;缺乏界限意识,家长们不自觉地干涉儿子儿媳这个家庭内部的生活。

  认清这个大背景、大前提,我们具体在处理婆媳矛盾时就会少一些针对个人的攻击,而意识到它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,是一个必须伴随着社会发展才会慢慢实现更迭的观念问题。与此同时,我们才能建立起一种“经营”婆媳关系的理念,经营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妥协、退让、适当的伪装、必要的算计,它并不是一个贬义词。何况,婆媳本就是毫无血缘、毫不相干的两个人,突然有了异常亲近的关系,只有经营,才能多和谐、少冲突。

  节目中的四对夫妻,都与婆婆分开住这对于纾解矛盾有着重大帮助。双方都有着明确的边界,儿子儿媳有自己的小家庭,父母也有自己的生活,少了干涉,冲突也能相对减少。

  分开住不是孝顺不孝顺的问题,很多时候,它是一个经济问题儿子儿媳是否经济独立。现在不少年轻人买房要父母的钱,带小孩需要父母无偿劳作,但又无法忍受父母的唠叨或干涉,回过头在网上对父母公婆各种吐槽;一旦父母没“利用价值”了,就赶紧把父母送回老家成空巢老人。说句公道话,暂且不论公婆怎么样,这样的年轻人首先就足够招人烦的。享受权利就得付出代价,若不想家长过分干涉,麻烦花心思好好经营关系。

  《我最爱的女人们》中钟丽缇,做到了大多数儿媳无法做到的(媳妇们也不必勉强自己去效仿)。她很热情、很真诚地爱着婆婆。婆婆到来之前,会给婆婆买衣服;知晓婆婆的一切喜好,旅行前啥都给婆婆准备好了;各种夸奖婆婆;非常自然地亲吻婆婆钟丽缇对婆婆比张伦硕上心用心多了,婆婆自然没话说。值得一提的是,婆婆曾说,钟丽缇比他儿子再小几岁就完美了,这句话被网上疯狂DISS,实际上婆婆说这句话的语境,是对钟丽缇由衷赞赏的。

  钟丽缇很自然地亲吻婆婆,真的很少人能做到。这可能也和她从小在加拿大生活有关,比较西化。

  如果无法做到亲昵,尽量做到和谐相处,少给彼此添堵。无关紧要的小细节上,何妨让一步。婆媳来自不同地方,有生活上的差异很正常,像蔡少芬一开始到婆婆家,面条做法不同,俩人有争议。蔡少芬最终随了婆婆的做法,还特意学说重庆话圆了尴尬局面。

  但婆媳矛盾的关键节点,还在于身兼儿子/丈夫双重身份的男人。不必讳言,婆媳之间围绕着儿子/丈夫可能有着某种情感角力,婆婆担心儿子被媳妇抢走了,担心儿子被儿媳欺负了;媳妇也烦恼婆婆分割了丈夫本该给自己的爱。这是人性的本能或弱点,聪明的做法是,尽量不要去挑战和刺激人性,要诀就在于“克制”。

  在婆婆面前,克制与丈夫起冲突和争执,这就是蔡少芬说的,“男人要尊重,女人要爱”;除此,也克制没完没了地秀恩爱。就这一点而言,节目中袁成杰的妻子陈芊芊是唯一比较任性的,懒就不说了(小孩扔给婆婆、不怎么做家务),婆婆在厨房里忙活,她跟袁成杰起得晚然后在房间里大声撒娇。当然这也没什么好指责的,毕竟她有一个无限包容她的老公和婆婆,可以幸福做自己。

  婆婆也需克制。节目中的四位婆婆,就目前看来,都是非常好的长辈。她们相对克制,没有过分干涉私生活,懂得“装聋作哑”。关键时刻,又能成为“和事佬”。张伦硕和钟丽缇有冲突,婆婆会搂着安慰她;杨烁和王黎雯有冲突时,婆婆要杨烁让着点;袁成杰的妈妈也希望儿子对儿媳好一点就像杨烁妈妈说的,一切都是希望你们好。

  良好的婆媳关系,至关重要的一环,是夹在二者之间的男性角色。任何糟糕的婆媳矛盾,虽与婆媳有关,但男性往往也难辞其咎。他要么偏向婆婆,要么偏向老婆,要么干脆不管不问。我们的父辈,很多都是甩手掌柜型的,家庭结构也是“母子紧密夫妻疏远父子疏远”,这样一来,就很容易有婆媳矛盾,因为即使儿子成家,母亲依旧习惯性地向儿子索取情感。

  本来婆媳是因为一个共同的男性,才从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变成可能朝夕相处的“亲人”,如果男性不作为,那么婆媳的关系可能就比陌生人还糟糕。

  四个男人里,张晋是唯一看得通透的,其他几个丈夫大多没这个意识,要么像张伦硕,把老婆当做母子关系的粘合剂,要么像袁成杰,夫妻俩都懒,老妈做啥都成了理所当然。

  夹在其中的男人该如何平衡?如果说婆媳对待彼此是,不要刺激对方的弱点;要么男人应该做的是,尽量迎合两个女人的弱点,让两个女人都觉得自己受重视、自己很重要。陈芊芊曾说,“男士一定要温柔,妈妈在的时候更要温柔”,男嘉宾们听了哭笑不得,但这话说对了一半,在婆婆面前,对妻子温柔,但在妻子面前,也得对妈妈孝顺,兼顾双方情绪。

  最怕的一种情况是,男人不仅无法充当婆媳间的润滑剂,反倒成了矛盾的导火索和助燃剂。一个表现是,在一方面前,一味偏袒另一方。像在回答妈妈和媳妇同时落水时救谁,这个问题虽然很“弱智”,但杨烁、张晋、张伦硕都懂得圆回来,除了袁成杰,毫不犹豫回答“老婆”。哪怕理是这个理,但考虑到妈妈是一个爱干净、优雅、讲尊严、爱面子、帮你辛苦带两个孩子的女性,公开这样说难免让妈妈失落。

  另一个表现是,在一方面前,吐槽另一方的不好。张伦硕就是如此,节目中他对钟丽缇发火提了好几个热搜,遭到网友的严厉批评。除了小题大做外,就是他向妈妈吐槽钟丽缇。好在节目里钟丽缇跟婆婆关系好,现实生活中有些妈妈觉得儿子没被照顾好,是会把气撒向儿媳的。

  当婆媳有小矛盾时,节目中张晋夫妻也再一次为我们提供了解决问题的示范。蔡少芬和张晋妈妈在车上商量接下来去哪里打卡,张晋妈妈提议去城隍庙,蔡少芬想去吃年糕,但张晋妈妈觉得下雨了不想在户外活动。气氛有点尴尬。这时蔡少芬把地图给张晋,让张晋做决定(蔡少芬懂得让男性参与解决)。张晋先安抚双方说,“如果我决定,就别再提意见了”,双方都同意了。最后他拍板了双方都中意的粽子店,完美出行,婆媳相视一笑,尴尬也就化解了。

  说到底,婆媳关系难不难?幸运的话,很容易,但某些情况也很难。但无论如何,并非无解,还是得用心去经营。人际关系从来都是双方的,我们花费心思往往不见得是为了赢得对方的爱,而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舒心。至少多一个亲密家人,比多一个添堵的“敌人”,日子要好过太多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